其他帐号登录: 注册 登录
短橘剧本网

动漫类剧本|北海有鱼

作者:编剧_鼓鼓来源:编剧_鼓鼓

【剧名】:北海有鱼


【时长】:6分钟/集


【集数】:70集


【价格】:待定


【故事梗概】:

北海有鱼,其名为鲲,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世人为寻传说中的北海,无所不用其极,后来世间战乱不休,关于北海之主-鲲的传说也渐渐被人们遗忘。

       地图东南之角是昆仑山高高耸立,而此时荣川被暗卫默默护送着前往了昆仑。护卫在护送荣川到山脚上就一言不发的跪拜后离去。荣川看着来时的方向,有些黯然。但很快坚定的向昆仑山之巅走过去。

       荣川站在脚力所能达到的最高处,脚下是深渊,远处确是高耸入云缥缈不可见的更高峰。荣川开始了野居的生活,从一开始磕磕绊绊到孰能生巧。荣川不知道的是,这一切被泽看在眼里,向来波澜不惊的泽开始产生了好奇,荣川从带着生活的干木枝回来的时候,发现泽在自己搭建的草屋前团坐着,荣川既惊喜有人来能和别人说话了,又因为从小到大的经历怀疑自己的踪迹被泄露了。开口质问泽是谁。泽没有与人相处的经验,只是面无表情又冷淡地说这是他的家。荣川很无语,自己辛辛苦苦亲手搭的草屋怎么出去拾了个火柴就成了别人的家。但是泽这句话也打消了荣川大部分的疑虑,面无表情故作冷淡高深的泽在荣川眼里就是一个脑子有问题的人类。

       从此两人开始了磕磕绊绊的同居之旅,荣川话多总是吐槽泽的白痴,但是生活技能为0泽总是能做到荣川做不到的事情,荣川每次这种时候就羞耻,觉得不是自己不如白痴泽,只是自己还小,总有一天可以超过泽,但是荣川内心明白,泽做到的事情全天下没几个人能做到,自己的父亲尚且难说,更何况其他人。

       这天昆仑来了第三个人,是一个受伤的小姑娘,自称是荣川的青梅竹马,一别经年荣川早忘了小姑娘的模样,据小姑娘描述,都对应上了。小姑娘是来让荣川下山的,荣川细心照顾小姑娘但是很抗拒下山,因为自己是受父亲所托来昆仑的,因为据父亲多年探查,昆仑之巅有一珍宝,可实现世人一切心愿。两人发生了争执,被门外的泽听了个干净。原来荣川是当世人杰荣昌唯一的儿子,他前往昆仑是为了寻昆仑之巅的珍宝,一来帮助他父亲一统天下结束乱世,二来许愿自己成为武学奇才,成为他父亲那样响当当的人物。但是小姑娘每次都怼了回去,认为这是虚无缥缈的事情,还不如下山智取天下。荣川自尊心强并且父亲一直是他心目中的天神,他说自己已经想尽办法靠近昆仑之巅了。最后脾气暴躁的小姑娘争执中忍不住脱口而出荣昌已经死了,你不回去主持大局,北方刚安居的百姓就会重新险入战乱。荣川沉默了。第二日荣川和小姑娘向泽辞行下山,泽也主动和他们一起下山。

       在回北方途中荣川变得沉默,小姑娘反而成了话最多的那个,而且脾气火爆的小姑娘一对上泽,就言语有些支支吾吾,泽一如既往的安静,只是偶尔不谙世事的提问让荣川和小姑娘有些啼笑皆非,奇怪的三人组成立了。三人历尽了各种暗杀、沿途破败的村落,也了解到了当今天下的局势,皇朝腐败不堪,各地民众起义、封王之间战火不休,而势力中,当属荣昌王、凤阳王最盛。尽管回到了父亲荣昌所镇守的土地,荣川的处地也格外的艰难,小姑娘也依依不舍地回到了自己父亲的小封地,临走之前特别跟泽告别,泽认为这是人间礼仪,小姑娘被气到觉得泽对她只是客气,从来没有放在心上,小姑娘单方面的不欢而散,泽有点迷茫,同时说不清的惆怅。荣川应付父王封地的明争暗夺的时候,泽始终陪伴在荣川身边,明白了他处局的不易。

        皇朝虽然形同虚设,但是当朝皇帝的生辰,各地还是派人去祝贺,此次也是狼谭虎穴,但是荣川身为名义上的继任封王也动身前往国都。在路上遇到一辆雕梁画栋的香车,侍从说是当朝的十三公主,按礼拜见后荣川有点惊讶十三公主文悦一点没有皇族的嚣张跋扈、纵情声乐,反而自带贵气,回头看了泽一眼,荣川觉得文悦公主有点像泽,贵气却又柔弱。在驿站遇到了凤阳王,传闻中藐视皇权的凤阳王他对文悦公主态度竟然称得上是温和。而文悦公主一反常态,嗤笑凤阳王不过是窥探皇权的盗贼罢了。在皇都一行,荣川充分意识到了皇朝的溃烂,各地诸侯对皇权敬怕之外又跃跃欲试,谁都想当下一个文家。荣川有些担忧文悦公主的命运在返回封地途中,泽反嘴问还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。荣川一时无话,过了会儿打趣死了小姑娘和泽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小姑娘喜欢泽,可是泽就好像眼瞎了一样。

        小姑娘的父亲突然叛变开始反打荣川,荣川武功不好,虽然要强但是难以服众始终不敌,无奈流亡。荣川和泽流亡的一路见过浮尸饿殍、百姓易子而食。原本乐观豁达荣川逐渐更加沉默寡言,开始痛恨自己,见苍生受苦自己却无法改变。泽其实对这种事情是见惯了的,向来是波澜不惊,淡然面对,在跟着荣川相处的这些日子,从离开昆仑山开始到明白荣川的痛苦,泽开始有了感同身受——对天下苍生的怜悯,对朋友的担忧。

       泽向荣川坦白了身份,一日千里带荣川来到了昆仑山之巅,荣川不可置信,难得的打趣着说早知道你可以日行千里,当初我们仨个下山的时候就不用躲躲藏藏的了,气氛是难得的轻松。北海有鱼其名为鲲,北海从来都不是一个具体地点,而且昆仑山之巅的天池上的云海。而泽就是鲲一族唯一的存在,在荣川寻求登上昆仑之巅之法,寻求父亲死亡真相,寻求天下大一统的时候,泽也从一开始想向前辈一样化鲲为鹏,到想帮助荣川实现他的梦想。

        而且鲲是独立于万物又和万物共生的存在,鲲一族对待万物都是温和淡然的。和荣川相处中,泽产生了同情,对战乱从开始的淡然变成了同样的痛恨。泽让荣川趟过天池,说之后会得到他想要的。

        荣川再次醒来的时候,是在北方故地,小姑娘瞒着父亲,捡到昏迷不醒的荣川并偷偷照料着他,对着昏迷的荣川絮絮叨叨希望荣川醒来不要因为父亲的事埋怨自己。荣川醒来以后神奇的拥有了举世无双的功力,在武夺智取下平定了封地内乱,快速的一统天下,但是文悦公主守城而死,哪怕明知荣川心意,也要与皇朝共存亡。世间说文悦公主可惜是个女子,是前朝最后一抹血性,不然前朝不至于堕落至此,更多的是也开始流传荣川的各种传说,说他虎父无犬子,说他受父亲身死的刺激觉醒了天赋,流传最少的是荣川年少时昆仑之山时认识了神仙,神仙给了他武学天赋,众说纷纭,但是大家都不信神的传说,因为在百姓心目中结束战乱的荣川才是神。

        登位后的荣川迎娶了小姑娘为后,同时变得冷酷,严明赏罚,是帝王之才,他嗤笑关于昆仑山神明的传说。在荣川死时,天有鹏鸟遮日。

          天池一别,荣川得到了武学天赋,而泽也成为了鹏,原来鲲要成为鹏,就是要学会感受万物,为万物喜而喜,为万物悲而悲。两人都付出了代价,荣川没有了关于昆仑山天池的记忆,包括和泽的记忆。而泽兼容万物,对万物感同身受,对荣川、小姑娘的感情开始变得缥缈起来。



完整剧本,请联系剧本君微信:duanjujuben

会员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留言
回到顶部